CMA超级母体对汽车制造业的意义有多大?

  人类自发明汽车以来的上百年时间里,在汽车制造这颗科技树上,真正能改变技术走向、能产生颠覆性效果的生长节点,其实一个巴掌都可以数的过来。

  例如,卡尔奔驰发明了车用内燃机,进而发明了汽车。亨利福特开创了标准化的汽车流水线,让汽车走入千家万户。

  二战后丰田发明了精益生产,这种先进管理方式成为现代汽车制造企业效仿的对象和遵循的蓝本。到了80年代,汽车业提出了“汽车平台”的概念,为了降低成本,提高零部件共用率,几款车型共用同一平台。而随着大众在中国市场风生水起,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开始熟知这一概念,并戏称为“套娃”战略。汽车平台化如何深刻改变了汽车业,无需赘言。

  到了近几年,“汽车平台”概念的基础上,一个听起来更加玄乎、更加无所不包的名词——“架构“,被频频提出。典型的譬如丰田TNGA架构,吉利CMA架构等。如果说“平台”还停留在一个物理概念,那么“架构”更接近于一个管理学上的概念。简单说,“架构”摆脱了平台化物理层面的束缚,从一个更高的视角,对汽车研发、制造进行更顶层、更全面的设计和组合。

  支撑整个“架构”的物理基础,是模块化制造。所谓“模块化”制造,就是将一辆车,分解成若干模块。车企研发的资源,不再集中于单独的某一款车,而是专注于各个模块之上。通过最大化的研发和共享模块化构件,更大幅度提升各个模块在各款车型上的通用比例,从而大幅缩短研发时间,降低成本。简单理解,模块可以看作是若干个零件的组合。

  但是,不管是平台还是架构,它都是人在制造,人成为主导。人类在用1+1=2的方式,研发技术,制造机械。

  能不能创造一种生态环境,让机械能够自我进化,自我成长,成为一种自觉的科技生命体?换句话说,让汽车这个机械和电子科技的产物,有一天也能有自我意识,能够自我迭代进化?

  “如果人类像地球孕育生命一样,赋予机械一个自我进化的环境,会不会孕育出一种全新的科技生命体”?

  这是吉利副总冯擎峰,在2020成都车展上,发出的一个“灵魂拷问”。这就是吉利在成都车展上发布的——吉利4.0时代“CMA超级母体”概念。

  说起“母体”,我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概念,是大概20年前轰动全球的那部电影——《黑客帝国》。片中的巨型计算机,也被称作Matrix,即“母体”。在影片中,它以培养皿的方式,批量孕育着人类。同时它以一套复杂的模拟程序,控制了人类。它自身就是一个庞大的、聪明的生命体。

  所谓CMA超级母体,简单来说,现阶段其基本的框架仍然是一套世界级的“模块化架构”。它也是科技吉利4.0时代最重要的标志。

  “科技吉利4.0全面架构造车时代,正得益于生命孕育系统的规则。不再把车当做单一整体,而是将造车所需要的一切功能,以模块化的方式分解,用世界级模块化打造汽车制造的各个生态,孕育出新一代的‘科技生命体’。”吉利集团副总裁冯擎峰,这样来解释吉利对于“生态与自我进化”的思考。

  照我的理解,如果用一句话来解释那就是:基于模块化的“架构”,还停留在人制造、人主导的层面,还在1+1=2的阶段。而在架构概念之上的“超级母体”,则是着眼于以模块化的方式创造一种生态环境、孕育体系,提供生命延续所需要的每一个模块,让每个机械生命体,能够自己得以孕育、诞生、传承、进化。

  虽然目前在技术层面上,我想暂时还无法达到我们想象中“超级母体”那样的神奇。但不得不说,从宏观的顶层设计层面来说,这个概念的提出,证明吉利的视野和格局,确实已经相比国内90%的车企(包括合资车企)看得更高更远。

  CMA超级母体虽然达不到Matrix那样的聪明程度,但它也不是吃素的。它敢称“超级”,有以下一些硬核理由:

  正如高等生命体离不开大脑和神经,电子电气架构就是一辆车上 “高度聪明的超级大脑”和“高度发达的神经网络”。在汽车智能化浪潮下,传统的电子电器架构难以承载汽车的复杂功能,极大影响体验。而吉利的电子电器架构采用了最新的集中式架构(和特斯拉一样),大量计算集中在中央处理器,从而实现了硬件标准化,软件可替代化,使车辆能够成为一辆移动的智能终端。为什么很多合资车企产品的人工智能水平低下,正是因为这套“底层设计”还停留在分布式布局、由供应商提供技术的阶段,算力低下,难以适应越来越复杂的需求。

  此外,因为硬件标准化、软件可替代,吉利CMA超级母体的电子电气架构能够向上兼容快速迭代的汽车电子产品,将传统燃油、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力与架构一同开发,保障车辆一贯驾驶性能,满足未来15年汽车的进化。例如在关键的总线数据方面,采用的FlesxPay总线传输速率是传统汽车CAN总线倍,确保CMA超级母体孕育的产品,能领先一步进入5G时代。

  吉利称,正是凭借电子电器架构领域的“智慧”领先优势,“CMA超级母体成为超越丰田TNGA的后起之秀”。

  说实话,能不能超越丰田我不知道,但是国产丰田车的智能化水平不高,是有目共睹的。至少在这方面,CMA已经超越了TNGA。

  其二,安全、智慧、形体、运动这四大基因,为CMA母体下诞生的每一款车,赋予了相同的血统基因。

  安全基因,传承自沃尔沃世界顶级的安全技术和经验。沃尔沃XC40领克01等车型,在国内外的安全碰撞测试中斩获最高的五星评价,成为CMA超级母体下产品安全基因的最佳注脚。

  智慧基因,融合吉利新一代的GKUI车机系统,以及吉利自主研发的低轨卫星。吉利率先开启“天地一体化“的布局。为超级母体下的产品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持。

  运动基因,基于欧洲标准打造的新一代动力总成,以03+、05和吉利星越为代表。

  造型基因——CMA超级母体赋予了产品高度灵活的设计语言和形体基因,打破轴距、前悬、车高车宽限制,灵活多变,实现概念车的高度还原,还原率可达95%。在吉利2020成都车展的展台,一台不停伸缩变化的底盘模型,就为我们形象展示了造型的灵活多变。这也许意味着,在CMA超级母体下,推出一款新车,将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和容易。

  在有模块化概念之前,汽车组装的最小单元是零件。在有模块化之后,汽车组装的最小单元变成了模块。在国际知名零部件商都纷纷转型模块化的大背景下,谁掌握了模块开发的制高点,谁就能在未来的汽车制造竞赛中,抢占先机。这已经是全球汽车厂商的共识。

  在模块化的基础上,丰田提出了TNGA架构。而吉利在CMA架构基础上,提出了“超级母体”,提出了“构建生态”。也许在一些人看来,这近乎于玄学,或者仅仅是提出了一个概念而已,实际意义不大。但丰田的TPS(精益生产)在投入实践之前,也只是一个管理概念而已。汽车制造史上任何一次颠覆性的进步,都是从一个概念、一个创造性的设想,开始起步的。

  尤其是,当我在某合资车企的展台上,听到厂家领导还在大谈该车的平台优势时。这种“技术代差”的感觉,就尤为强烈。这并不是说国产品牌的技术,已经远远超越了合资。而是在视野与格局、思考方式上,已经有了“代差”。

  肯定会有人说,国产品牌别的不行,玩概念最行。我想回击这种质疑,就是踏踏实实干出成绩,别无它法。

  也许数十年后回看,所谓的“CMA超级母体”,正是未来某个Matrix的雏形。谁敢肯定的说,这一幕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实现呢?

上一篇:弘信电子股票多少钱一股 今日最新股票行情(
下一篇:市总工会为困难群体送温暖捐物资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福日电子(600203)地区主营构成分析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icbestudio.com

全民捕鱼,全民捕鱼平台,全民捕鱼官网,全民捕鱼网站,全民捕鱼app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